悟道山!

    这是一座高约百丈的山峰。

    一座籍籍无名的山峰,天下间超出此的不知有多少。

    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,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

    一座普普通通的山峰,多了苍梧老人,成为了名震天下的名山。

    一个人能够带来一地繁荣,其他人做不到,倒是苍梧老人做到了。

    自苍梧老人携带悟道茶树降临,这一处偏僻之地,逐渐开始热闹起来,时至今日依山而建的城市,已经成为了天下大城。

    至少太子倒台前,自己都必须要注意己身安危。

    一直来到了主殿前,窦长生停止了思考,看着一名白发苍苍,干瘦如柴的老者,身披着紫色大衣,迎面朝着他们走来。

    正在与寒山寺主持寒暄的苍梧老人,话语不由戛然而止,最后气急败坏讲道:“全没了?”

    后面的一队弟子,没有说话的资格,犹如跟班一样,开始站在他们后方。

    当窦长生来到悟道山时,居高临下能够清晰看见,一座座村庄环绕悟道山四方。

    他建立起来的利益集体越强大,那么朝廷对他越忌惮,可自己不强,肯定遭遇抢劫了,这就是死循环。

    苍梧老人代替了蒋月晨,开始引领着窦长生入主殿,同时也在告罪,没有亲自下山相迎,是因为自身出了状态,血气开始衰败,一席话语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只有爆冷才出现散修夺取,但那样的情况,十次都不会出现一次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功夫,蒋月晨已经匆匆走回,只是相比较去的时候,蒋月晨的神色变化颇大,神色肃穆,给人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但窦长生没开口,因为要是自己开口,这付出的代价,也是有着自己一部分,所以要让寒山寺主持来,哪怕是自己也要有一定付出,这也可以从三四成减弱到一成。

    要是真的出现这一种情况,他们宁肯把悟道茶树给毁掉,这就是人性。

    来到窦长生面前后,率先行礼讲道:“蒋月晨拜见佛子。”

    实际情况也正如此,窦长生听说过这一位,毕竟是一名漂亮的大宗师,这对于天下而言还是很少见的。

    故意扮演丑角吗?

    窦长生看了一眼蒋月晨,这一位才是正常的形象。

    佛州被佛门占据,彻底的割裂开来后。

    这实在是太巧合了。

    但实则上苍梧老人借此获得了泼天财富,毕竟就算是好友需要悟道茶,也不能够白拿,不是未来给苍梧老人办事,就是付出真金白银。

    自己树大招风,窦长生是不打算在一地多停留的。

    苍梧老人说完后,根本不等窦长生开口,就已经大步流星走出了主殿,背影下一刻就消失在了视野中。

    各方都容不下他,建立起来的秩序,也只是短暂平衡的产物,实在是太脆弱了。

    城市外的村庄和镇子,犹如星辰一般朱罗密布。

    苍梧老人彻底失态了,毕竟采摘一次不易,尤其是虎视眈眈的人众多,这能够存下来,可是花费了苍梧老人九牛二虎之力。

    这里的繁荣可以说是很扭曲的,一切都因为悟道茶树。

    “苍梧老人慈悲,偶尔会从他们当中选择一人,赐予一份悟道茶,给与他们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先胖不算胖,后胖压倒炕。

    他们有了获得的渠道,当然不会把事情做绝,尤其是不少人故意结交,苍梧老人来者不拒,也不管他们是否有其他目的,所以好友遍天下,这一份影响也是必须要考虑的。

    蒋月晨回到了主殿后,不等发问直接开口讲道: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但也正是如此,这里所有人都与悟道茶树捆绑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如今已经是武道二品的元神境大宗师,佛州一行前,见到这样的人物,那是窦长生先行礼。

    窦长生踩踏着青石铺砌的路面,看了一眼身旁的寒山寺主持,这一位不情不愿,但还是被自己给拉来了。

    窦长生相信自己能够想到的事情,寒山寺主持肯定也想得到,所以这一方面不需要自己去关心了,寒山寺主持就会把事情做好,关键时刻肯定能够请来援兵,毕竟自家小命肯定会重视啊。

    最根本的一个原因,悟道茶效果不错,可主要是推开天门,这对于武道四品效果极大,可对于上三品宗师吸引力不强,这么多人需要,也是为了弟子和子嗣。

    当初那还是自己刚刚上北邙山,混迹于外门的时候,那时候实力未曾入品,可众多师兄弟谈论的必然是上三品的大人物,称得上一声纵论天下,当时窦长-->>